Apple

来吧!我藏好啦。

【杰园】雾都情人(6)

#cp第五人格杰克×园丁
#背景设定为19世纪末的英国伦敦
#文笔幼稚,ooc注意,私设如山



酒馆里的人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加。
艾玛不解地看着桌子上简便的晚饭和坐在自己对面的杰克,心中有一丝错愕。“这是什么?”
他照着她的问题回答:“勃艮第红酒炖牛肉。”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被他扛回酒馆二楼,也不打算挣扎了,干等了一个小时。现在便干脆直视他的眼睛。
杰克将食物推至她面前,薄唇微启:“还没吃晚餐,不是吗?”那对如同充血玻璃球,仿佛拥有特殊质感的瞳眸不知聚焦在哪里。
她没想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看看盘中的牛肉,视线又移至他的脸庞:“不会下了毒吧。”
他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拿起叉子将边缘的一小块牛肉放入口中。
艾玛愣住。只见他起身又去给她拿了一副干净的刀叉:“吃吧。”短暂的呆滞后她连忙拿起刀叉开始了这顿奇怪的晚餐。杰克始终坐在她对面,看着她大快朵颐的样子,全然没有一点之前两次他见她时的淑女样,嘴里不禁吐露出内心的想法:“蠢。”
谁看见了他上扬的唇角呢。
对面的小女人头都不抬一下,却记得反驳:“我才不蠢。”
“西区的富家夫人总来东区还不蠢?”
艾玛总算抬起了头,瞋视着他。
又是这样。不管她说什么,这个男人最终都会将话题引到这上面,像是故意为之。
“你……”
“快吃。我特意让瓦尔莱塔煮的,再这么慢就要凉了。”杰克佯装不悦地催促着她,手指在大腿上一下一下地敲打。
“噢。”她不好再说什么。这个男人没有伤害她就是她最大的幸运了。
在艾玛将最后一块牛肉送入口中时,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她左手手套下无名指指根处的一圈凸起。



“所以,到底为什么来这里?”被铁架抵住的窗户发出低沉“吱哑”声,逐渐的开始有了稀疏的拍打敲击声。下雨了。
艾玛觉得他似乎很执着于这个问题的答案:“想找一个人。”
“谁?”
“……”
“万一我认识呢?”他笑。艾玛犹豫了一会儿,说:“杰克先生,说实话我并不想牵扯到您。这是我的私事。”
“可我倒是很希望被牵扯。”他敛容,“有一点需要让您知道,艾玛小姐……我只杀我想杀的人,也只帮我想帮的人。自始至终我的目标都很明确。”
“而且,你确定你想找的人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他循循诱导,引她入瓮。
她突然醒悟。
第一次见到他时,她就注意到了他披风上的雪松香。她顺着沃森先生手帕上线索好不容易寻到这个酒馆,他却多次出现在这里,似乎还是熟客。
他一副什么都不清楚的样子,又好像什么都知道。让她看不透。
他在等待。那是未知的恐惧。
“按照瓦尔莱塔小姐所说,她应该叫伊丽莎白。不过她今天不在。”
他笑了,和之前的都不一样,它让人心生信任。“伊丽莎白·史泰德。”
“你知道她的全名?”
“我不是说了么。”
“噢。”她觉得这件事应该和杰克先生撇不清关系了,但她突然放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瓦尔莱塔小姐说她是‘这里的姑娘’,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但我要找的人应该就是她。”
“嗯。”
“杰克先生认识她吧。”艾玛说,“伊丽莎白·史泰德到底是谁?”
“你会知道的。但在此之前有一个问题需要解决。”
“什么?”
他站起身来,对她行了标准的吻手礼:“我记得我说过,艾玛小姐。”
她心脏跳动的振动感紧贴着胸口,窒住呼吸,静听他接下来的话语。
“叫我杰克,杰克就好。”



五天后,九月十五日。
瓦尔莱塔不敢相信时隔五天她又在自己的酒馆见到了这位小姐。“噢,欢迎光临。可爱的小姐,是改变主意了吗?”她的心中还在打艾玛的算盘。
虽然那天杰克威胁她不准这么做,但如果这位小姐自己愿意,那就无关他的干涉。
“啊,是这样的,瓦尔莱塔小姐。盛情心领,但我不会来这里工作,虽然我连要做什么都不知道。但实不相瞒我的生活条件还算过得去,暂时不需要新的工作。”
“这样……”瓦尔莱塔有些小失望。但她又想起杰克说过她不是东区的人。“您一个人来的吗?杰克先生没有陪您吗?”
艾玛说:“哦,请别开这种玩笑,瓦尔莱塔小姐。我和他并没有熟到这种程度。比起这个,我更想问问伊丽莎白小姐的事情。今天是单号对吧?”
瓦尔莱塔脸色一僵,下意识看了看钟表。
晚上十点四十分。
“史泰德在的,在的。”瓦尔莱塔笑笑,说,“但她现在可能在忙。要不然小姐您先在二楼休息一会儿?我上去叫她。”
“感激不尽。”
“好,好。”瓦尔莱塔手抓住绀裙的裙摆,正想往三楼走去。却被艾玛叫住了。
“对了,瓦尔莱塔小姐。”她笑道,“非常感谢您那天准备的晚餐,牛肉的味道很不错。”
瓦尔莱塔愣住了。晚餐?
她什么时候给她准备过晚餐?
“我不明……”
“——哐当!”楼下突然传来重物落地的声响,紧接着是玻璃和陶瓷被打碎的刺耳声。还有男人的怒吼。
“噢——见鬼。”瓦尔莱塔皱紧眉头,“应该又是那几个流浪汉来砸场,真让人讨厌。小姐您稍等,我去处理一下马上就好……弗雷德!你人呢?!”她快步跑去一楼,消失在艾玛的视线中。
隔音不好,男人吵闹的声音不知何时会停止。
她看向楼梯。
照这么说这里还有三楼,或许伊丽莎白小姐就在上面工作。瓦尔莱塔让她等候。可这个女人和沃森先生有交集,她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
她想知道伊丽莎白的身份,也想知道沃森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内心驱使着,她脚踏潮湿的木板,上了楼梯。



“弗雷德!”瓦尔莱塔看到一楼地板上破碎的玻璃和陶瓷片,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我付你钱不是让你来吃白饭的!”
“店长!这几个人喝醉了力气又大,怎么也拦不住!”
“啧。”她咂舌,“别叫警察,把我放在第一排第四个格子里的香水拿来。”
她一个女人斗不过这些流浪汉,只能暂时用药物来控制。
为首的男人又砸碎了一瓶勃艮第,冲她喊道:“凭什么不让我喝,啊?信不信我砸烂你们这破……破酒馆!”唾沫星子从肥厚的嘴中飞出,肮脏的络腮透着一股臭味。惹得瓦尔莱塔连连后退,与之保持距离。
“我的店员没有义务给不付钱的人提供酒水,再不离开我就报警了。”她威胁他们。
“报警?死女人还敢报警,信不信老子先把你阉了?!”说着那人便要拿着一瓶新的啤酒瓶砸过来。
瓦尔莱塔一惊,下意识闭上眼睛。
“呃呜!”
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男人闷声倒地,其他人也相继倒下。
周围的女人看清了来人都惊呼起来。包括瓦尔莱塔。
两眼中的血红色并没有随着流浪汉的的倒地而转移角度。他将所有闹事的人都打趴,一口气也不喘,像是无事发生过。
“杰克先生?”瓦尔莱塔看着眼前的景象,惊了。
“艾玛·沃森呢?”他无视她的惊愕,问道。
“什么艾玛·沃森?”
“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还想打她的主意?”
“你是说……?”
“她人呢?”他有些不耐烦,“别给我耍花样,瓦尔莱塔。”
“怎么会,您可帮我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她看了眼地上的男人,“她来找伊丽莎白,但你知道的,今天是单号……”
“我问她在哪。”
“二楼,我让她等着的没让她上去……等等。你刚才说她叫什么?”
“艾玛·沃森。”杰克冷哼一声,大步上了楼。
艾玛·沃森。
里德·沃森的夫人,地位丝毫不逊色于贵族夫人的女子。
瓦尔莱塔则感觉天打雷劈。整个身子都快瘫倒在地上。



三楼没有一二楼那么亮,走廊的灯都关着,只有一个个房间里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吗?”艾玛轻轻喊道。
她走过一个个房间,发现有几个并没有透出灯光,便打算略过,却在经过右边第四个房间时,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
艾玛顿住脚步,慢慢贴近那个房间。
她听到了,很清晰的人声。
“……嗯,慢点,慢点……别那么粗鲁……”
“唔,别乱动!”
“啊……!”
被褥被踢下床,空气中交杂着肢体的碰撞拍打声和男女的呼吸声。
“伊丽莎白……真是美妙的名字。”
艾玛背靠着房门,瞪大了眼睛,却不敢大口地呼吸。为什么这个男人的声音会那么熟悉。
伊丽莎白。伊丽莎白·史泰德。
——“小姐,我们不卖雪松香料,只是我们这里有姑娘会用罢了。”
……
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因为接下来听到的只会让她彻底崩溃。
短暂的喘息过后,房间里的女人发出了一声极其刺耳的赞叹。
“你也很棒……嗯……里德……”
艾玛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伦敦名为里德的男人不计其数。一定是她听错了。
本能控制着她将手移至门把,她深吸一口气,又吸了一口。潮湿的空气压得她胸口发闷。
她轻轻推开一条极细的门缝,往房间里看去。
这时她突然感受到自己手腕上多了一道力量,猛地将她拉离那个房间门口。男人一手握紧她的手腕,一手抓住她的腰,快速带她走到楼梯间。
艾玛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待她看清男人的面容,一只骨骼分明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杰克从背后抱住她,阻挡她的视线,停驻在二楼与三楼交界的楼梯间。
“杰……”
“别看。”他用了很大的力气将她锁在怀里,额头埋入她的脖颈。陈年的木板不再发出声音,唯有两人交织的呼吸填充着狭小的楼梯间。
“别看。”
艾玛的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一幕已经被看到了。
男人手臂上的疤痕俨然属于里德·沃森。她的丈夫。
“杰克。”
艾玛的声音。
“我在。”
“杰克……”
“我在。”
“杰克……杰克……”艾玛仿佛失去了语言,只会说这几个字。
他一怔,感受到了怀里小女人身躯微小的颤抖。他将附在她眼上的手拿开。
湿润的触感让他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
那是她的泪水。
夜雾升起,月亮也随之消逝。弥漫在东区的烟雾让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连连咳嗽,胸闷肺疼。昏黄的路灯上偶尔吸引来几只乌鸦,虫蚊在灯光下煽动翅膀,噼里啪啦地轻响着。

-tbc-



每章都在想沃森什么时候凉。
今天终于凉了。(bushi)

ps:重发,再屏蔽不管了。
难受。

评论(40)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