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可爱之人必遇可爱之人。】
我是苹果,幸会。

D5 | 杰园only
凹凸 | 丹秋only
APH | 王耀中心
其余杂食
自觉不是我喜欢的人就不要日我lof,否则拉黑
脾气不错,但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写东西是爱好使然,更新频率不定
想和小可爱交朋友,欢迎扩列qq:2184317491

【杰园】陶笛

#cp第五人格杰克×园丁,土味短篇了解一下?
#非常短小,思维飘到外太空,文笔幼稚,私设如山,ooc注意
#在考试的夹缝中苟活,只能趁高考休假产个短篇_(:зゝ∠)_



“先生?”
暖色油漆喷涂过的墙面上挂着许多陶笛。大大小小,花纹各异。他有时候会想,要是这些陶笛在起风的时候都碰撞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呢。但他不会那么做,这可是易碎品。
“杰克先生?”
“我在。”
“您要买吗?”
“不了,我有一个。”他说。
美智子看上去有些失望,她说:“先生,我可以很笃定地说这里可是全国最知名最老牌的陶笛品牌了,我认为您可以再买一个。多多益善不是吗?”
杰克的陶笛不是买来的,虽然现在已经找不到了。被人偷走了。
裘克挑了一个通体透亮的玻璃制品,打断了杰克想要说的话:“这个很不错。她一定会喜欢的。”说着他就跟着美智子小姐付钱去了。这家伙每次出来旅游都会给那个人带一样东西回去,可至今杰克还不知道裘克口中的“她”到底是谁。
天花板和柱子上都刻着属于东方的奇怪图案。有人和他说这些花纹里藏着很多东西,但杰克只看到了古老神话里的图腾。屋外可比屋子里吵闹多了。古城是这里的著名旅游景点,他可以肯定如果他在中午的时候踏上外面的那座石板拱桥,一定会被人踩到脚跟。
靠近窗户的小路上有几个小孩。他们的脖子上挂着成人号的陶笛,手指在光滑的陶器上跳舞,对着商店赠送的谱子吹出断断续续的音符。一个孩子在吹,其他人在旁边认真的听,随着陶笛的满是错误的曲调,开始唱起了这首歌。
稚嫩的嗓音和空幽的笛声显得很不和谐。但杰克很喜欢这首歌。一首年龄很老但在东方很有韵味的歌。只可惜现在是白天,月亮被隐藏了起来。



杰克以前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后来他辞去了工作,成为了一名旅行家。他喜欢设计,但却反感电脑屏幕和室内的空气,他想出去。看到一些他不曾看到过的东西或许才能让他产生新的灵感。
在意大利逛婚纱店的时候,他偶遇了裘克,一个马戏团的杂技演员。他的工作非常的成功,给无数人带来了笑容。去年他辞职了,开始了旅行。两人经历相似,便成为了旅友。
裘克每到一个新地方总是会谈及他的爱人,给她买当地的土特产。每当杰克向他问起关于那个女孩的问题时,他却总是闭口不谈。
后来两人来到了美洲。
那次他在乡下迷路了。倒也不能怪他,困在深山里他如果找不到当地的人家只能等死。好在他带了手表,一直朝着南方走是可以找到的,但这方法在太阳落山以后就不管用了。曲折的山路随时都可能混淆他的方向。
月亮渐渐出来了。
他发现了村庄,感谢上帝。



村长是个身体健康的老人,叫做库里·贝克。他显然很乐意帮助这个年轻人。他的儿子和孙女都在城市,儿子里奥工作繁忙,孙女丽莎经常会随司机来看望爷爷。
“我的孙女明天要回城里,我会让她载你一程。”
“天色不早了。”
“是呀。”
山里的空气很新鲜,没有一丝杂质的天空仿佛浸入了无垠的长河里,星星可以看的很清楚,耳边还有昆虫的叫声,还有萤火虫。这在城里几乎要绝种了。杰克享受的自然的款待,明明一小时前还在为了求生而焦虑。旅行总是能带给他奇妙的经历。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些人为的声音。
山坡上有人。
他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是个女人。或许这个词不太恰当,应该说是女孩。她站在还算陡峭的山坡上,一手抓着坡上的树干,匍匐下身子,想要捡起离她不远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不小心掉了什么在山坡上。
她抓不到,但又不肯放弃。
“我帮你吧。”他对她说,“你先上来,别掉下去了。”
她注意到说话的人是他后,愣了一会儿,被杰克一把拽了上去。他抓住那棵树干,滑了下去。
“先生!”她一惊,差点又一次踩到山坡上,“很危险的,快上来啊!”
没过一会儿他就回到了山路上,手里还拿着一个褐色的器具。“你的?”他问。
“是……那是我的陶笛。”
他将那个称为“陶笛”的东西塞到她的手里:“别再掉了。”
“谢谢您,先生。”她朝他鞠躬,“我也该回家了,感谢您的帮助,神祝福你。”
神祝福你。



丽莎·贝克回到家才想起自己忘了问那位好心人的名字。但后来她发现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重要。
“明天回城里的时候带上杰克先生吧。”爷爷对她说。
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我叫丽莎。是库里的孙女。刚才谢谢你帮我捡陶笛。那对我很重要。”
“没事。”杰克说。
“您想要什么答谢吗?”
“不。贝克小姐能在明早送我离开这里就是对我最大的答谢。”
丽莎却不愿意这样做,她想她必须要让这位先生带些什么走。有样东西她很拿手,也很适合送给杰克先生。但是他明天就要走了。这个事实让她头疼。
只能这样了。



杰克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看起来挺正常的小姐会做出这种事。裘克找到杰克后还没来得及谢天谢地,就被这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吸引了注意。“杰克,你拐小孩子?”
“别睁得眼睛说瞎话。”杰克心里的惊讶不亚于裘克。这个小姑娘在早上带他离开了深山,却在他和司机告别时跟着他下了车。
“杰克先生,不走吗?”她问。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你跟来干什么?”“我会做陶笛。”
她说。
“我想感谢你。”
“不用这么麻烦。”
丽莎皱眉,不高兴:“那个陶笛。那个杰克先生帮我捡回来的陶笛。是母亲生前给我留下的东西,杰克先生。母亲留给我的只有那独一无二的手艺和这个褐色的陶笛,我每天晚上都要和它一起入眠,带它去游山玩水,带它去看星星看月亮。它对我很重要。如果那天它没有回来,我就没有妈妈了。”
杰克没有再说话。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会给您做一个最好的陶笛,我保证!”



“杰克先生,你知道陶笛是哪里发源的吗?”
“哪儿?”
“就在美洲哦!那可是我们祖先的智慧,我可一直为这个感到骄傲呢。”
“那可真棒。”
“那,杰克先生会喜欢我做的陶笛吗?”
“会的。”

“杰克先生!谢谢你带我来美丽的海边!我一直都想来海边玩!”
“没关系。”
“对了杰克先生,我会吹《twinkle stars》,你想听吗?”
“用陶笛吹的哦,很好听的!”

“杰克先生为什么这么冷淡呢?”
“有吗?”
“杰克先生明明很温柔,却要装出一副疏远的样子。”
“明明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长得又高,设计图也很好看,声音也很动听……”
“别说了,丽莎。”
“真的好喜欢杰克先生啊。”

“等到我完成工作的那一天,杰克先生就会拥有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陶笛啦。可以拿出去炫耀哦。”她笑嘻嘻地说,“这样我也可以回去和爸爸炫耀了!”

夕阳褪去,夜色降临。今天的月亮又大又圆,清楚得像是被蒙了一层轻盈的水汽。
“丽莎。”
“杰克先生!”她今天的工作是把白天精挑细选的白玉与流苏串在一起,做最后的固定,“今天想听什么歌呀?”
杰克毫不费力地抱起她,放到自己怀里:“你说了算。”
丽莎想了想,问他:“这次给杰克先生吹一首东方的曲子好不好?”
“好。”
她坐在杰克怀里,头顶上是皎洁的月亮,背后是他的温度。
小小的陶笛把握在她的手心里,灵活的手指在陶片上跳跃,敲出美丽的节奏;小嘴跟着曲调呼出动人的声音,清脆又幽远。那是尘世间最美的丝竹,月亮这么说。
一曲结束了。
“很美。”他说。
“杰克先生去过东方吗?”
“以后会去。”他将她抱紧,“会带你一起去。”
“杰克先生。”丽莎说,“已经两个月了。”
“我知道。”
“我该回去了。”
死一般的沉寂。
丽莎笑了:“杰克先生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吗?”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白色的陶笛,将那根绳子一端固定在笛子上,戴到了他的脖子上。这是一个做工极其精致的陶笛。舒适的触感无疑在证实她用了最好的陶泥,上面有一弯晕上的月色。
“不能和我一起走吗?”他无心观察那个陶笛。
“叫做《月亮代表我的心》。”
它只是一个普通的陶笛,却可以代替我陪在你身边。



杰克再也没有看见过丽莎。他的女孩。有时候他会从梦中惊醒,却发现自己仍身处黑夜。尤其是在自己的陶笛不见了之后。裘克从来没有看见过他那么消沉的样子。
“谁会偷走你的陶笛啊,别瞎想了。”裘克只能这么安慰他。
“丽莎有遗传的贫血症, 镰刀的。”
“啊?”
“里奥.贝克告诉我的,今天是她的祭日。”
一年前,那个她离开他的夜晚,悲剧就已降临。
“她每次都独自一人承受疼痛,直到去年我才知道她的病和她母亲的一样严重。”里奥一个大男人都止不住地留下眼泪:“如果没有你,她连那两个月都撑不过。”
“谢谢你。”



屋外的小孩子唱的歌,让杰克忍不住跟着哼起来。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
月亮代表我的心。
杰克深吸一口气,埋下头。
“杰克。”裘克拍拍他的肩,“瞧我发现了什么。”



墙上的陶笛干净无暇,六个大小不一的孔整齐的排布在陶片的表面,小巧的白玉和棕红的流苏牵着那一弯月色。熟悉的样子轻易地勾起了他的回忆。
独一无二的陶笛。
美智子来到这个国家这么久,第一次看见制作如此精美的陶笛。她像杰克确认道:“您说您要买这个?”
“是。”
“可是,”美智子有些犯难,“这个陶笛是他人捐赠给我们的,并且原主人嘱咐我们不能轻易卖出去……”“你开价。”他说。
“您先别急,原主人和我说这个陶笛是要送人的,但她不知道那个人现在在哪,就寄存在了我这里,希望那个人有一天经过这里。”
“我一定要买走它。”杰克从未这么固执。
“可是……”
“那是我的月亮。”他说。
没有一个黑夜想失去它的光。



美智子终于送走了今天所有的客人,可把她忙坏了。晚上八点古城准时关闭观光,倒是可以让她放松一会儿。
她想起前几天来店里的那个女孩。她长得很漂亮,脸色却很白,病态的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
她将那个陶笛寄存到她这里,对她说:“不要轻易卖出去,这是属于一个人的东西,我要还给他。”
“什么人?”
“一个看到这个陶笛无论如何都想买走的人。”她说,“如果他还有一双我所挚爱的红眸,就不要收他钱了。”
“总之要给一个红色眼睛的男人对吧?”
“对。”
“好。小姐贵姓?”
她愣住,抿了抿嘴唇,随后笑道:
“伍兹。艾玛·伍兹。”

-end-



好了好了大家都知道我在瞎几把写了就不要吐槽了qwq
我的那个竹叶陶笛的孔里掉进了小玛瑙石拿不出来了哭死吹也吹不了了
写这篇文来悼念我死去的陶笛(什么鬼)

评论(42)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