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那就把它变成真的吧。

【杰园】七秒

#是无脑短篇
#第一人称和第三人称杂糅,注意避雷



好冷。
手边是柔软沁心的触感,如果稍微再温暖一些就好了。我晃动着我的双手,让它不那么僵硬。
脚底好像有东西?我低头看了一下,好像是玻璃球?
可是这个玻璃球怎么越变越大?
我的面前是一片蓝色的荧屏,里面的东西可以看得很清楚。
里面是一块块的砖头,方方正正,细细看好像还有花纹。
很漂亮。



这里很冷,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我的周围都是舒服的蓝色,是电视机的屏幕吗?
屏幕中央是一张胡桃木桌子,就是颜色有些奇怪,屏幕的效果吧。
其实我也不能确定那是不是胡桃木,只是看着像。
桌子上有两个透明的玻璃杯子,里面装了不知水还是茶。
我的手有点点麻,为了让自己舒服一些,我转了转自己的手腕。
好多了。



温度对我来说有一点点低,但并无大碍。
电视里播放着没有声音的画像,我不禁双手贴在屏幕上,看着里面的东西。
这看起来像个客厅,有桌子,有椅子,桌上放着两杯茶水。
但只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
我顺势看过去。
他不是很端正地坐在靠椅上,有像筷子一样的东西敲打着他的下肢体。
下一秒,他看过来了。



我不清楚这是哪里,但在我面前有一片光亮的蓝色屏幕。
图像中有个人在慢慢朝着镜头走过来,走得越近,我就越需要抬头来观察他的脸。
最后我把整个头都翻过来都看不到了。
他突然蹲了下来,面孔出现在屏幕中央。
我被吓了一跳,急急地往后退。
他有一张英俊的、棱角分明的脸。
很温暖的地方,真想一直待在这里。



我的前、后、左、右,甚至天花板和地板,都是蓝色的。
我没看过电视,或许我以前看过,只是我忘了。
至少现在我正在看这个有趣的屏幕。
屏幕里是一个男人,他蹲在镜头之前,视线不知在看向哪里。
但当他低下头,看向镜头,也就是看着我时,他那与水蓝色融为一体的眼睛,安静地注视着我。
他对着镜头,或者说,对着我,露出了一抹道不明的笑容,我连忙上前,将双手贴上屏幕,与他对视。
我想我对他,对这个陌生男人,动了心。



杰克·柯斯米斯基九年来独自一人居住,偶尔会有来他家里做客的人,慕他的名而来。
至于他的职业?一个麻醉医生。
说他重要,他的确在工作中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若说他不重要,事实也是这样。只有能够理解这个职位重要性的人,多半是他曾经的病人,才会来拜访他,送他一点他最爱的英国红茶。毕竟整个医院也只有他一个麻醉医生,再找一个?请不起。
他很喜欢独自一人的格调。可是有一天,这种生活被破坏了。
这件事要从他上个星期的某场手术说起。病人是个儿童,手术之前他例行和这个病人进行交流。毫无疑问,孩子肯定是怕手术的,更怕他眼前这个会将恐怖的麻醉针头打到他手臂里去的男人。
他不喜欢对付孩子,因为麻烦。
但这个男孩最后和他说如果他能够说服自己的父亲在出院之后给他买个宠物,他就乖乖进手术室。
那真是好极了。杰克·柯斯米斯基很随便地用一堆正常人听不懂的医学术语给病人父亲洗了脑,他决定给孩子买几条金鱼。
一周之后,也就是现在,这位和他一样随意的父亲却特意来到他的家中拜访他,虽然带的是中国的绿茶。
“除此之外,我还给您带了一份礼物。”
上帝,你没送日本抹茶我就该庆幸了,他心想。
但杰克当真没想到这个父亲居然送了他一条小型的银龙鱼。
“你这是做什么?”
“感谢。”
“我不养东西,也不想用闲钱去买一个会占我地方的鱼缸。”
他似乎要说些什么,一时半会儿还说不完。杰克只好给他倒杯水,心里念着他什么时候走。
这个比他还随意的父亲在谈话的过程中表示自己在买鱼时因为儿子不在场就把所有儿子有可能喜欢的种类各买了一条。回家开始饲养后才发现有几种鱼会吃掉儿子最爱的金鱼。
“所以你就把这条幸存下来的龙鱼转卖给我?”
“我不要钱。”他说,“我猜到柯斯米斯基医生没有鱼缸,所以我已经准备好了。”
“什么?”杰克感觉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在遇上这样奇怪的病人家属之前,杰克真的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花费精力去照顾一个他不擅长的生命。
那个人送他的鱼缸真是足够大,整整一缸水里只有它孤零零的一条。杰克看着还算顺眼,不会再给它增加伙伴。
从某个方面来讲,他们俩很像。
这是杰克第一次给鱼缸装上换气装置,如果医院的格林尼大夫看见他拿着个厚厚的说明书坐在鱼缸面前研究一个小小的器械,一定会借此机会嘲笑他很久,然后来给他帮忙。
可惜现在没有几乎全能的格林尼,只有一个常年做临床手术而现在却在给婴儿换尿不湿的医生。
接着是盖子上的LED灯,打开那个会让龙鱼生活的环境亮堂许多。
新换的水在背景的映衬下看起来很蓝,刚贴在内壁上的温度计显示的数字有些偏低。
啧,还真是比他想象的麻烦多了。以致他最后做完了一切,脑子就有些疼。



格林尼大夫难得来看一次他的搭档柯斯米斯基医生,就看见他坐在沙发椅里细细地研读一盒鱼饲料上贴的使用说明。他撇眼一看,不得了。
客厅里摆着一个鱼缸,还不小,可里面居然只有一条银色的鱼。
“你可真是能让我每次都对你大开眼界呢,杰克。”
“不是我想养的。”
在格林尼的眼里,这个男人用一种他工作时的专注状态来学习养一条鱼着实有很大的反差,但意外地可爱。
“坐吧,要喝什么?”
“你家里除了红茶还有什么吗。”意思是他和他一样。
“真不巧,”杰克说,“昨天刚收到一份讨厌的绿茶。”
“或许可以给我试试?”格林尼不挑,“说真的,你不再考虑考虑那件事吗?就算原来的院长强烈要求希望你回去?”
“我不会回去。”
“我还记得你以前也是这样。有一次吃鱼,刺卡了喉咙还拔不出来,那以后你见了鱼就跟见了鬼一样。”
“你知道就好。”
“为什么现在又想养鱼了?”
“不是我想养的。”
格林尼强忍着笑意,把上扬的嘴角压下去:“这样,我挺喜欢照顾小东西的,实在不行我帮你养?”
杰克不说话了,就这么看着他。
“好好好,我开玩笑的。”他说,“既然你没有意向,那我就回去转告他们了,说实话我看他们不爽很久了。况且你现在的年薪也不赖。”
“我当然不会同意。不管是工作还是这条鱼。”
“噗嗤。”格林尼笑着离开了杰克家。
杰克在沙发椅里楞楞地坐着,发现那条小龙鱼似乎在看着他。须臾,他起身,走到鱼缸面前蹲下,调试了一下水温。
小龙鱼好像被他的走近嚇了一跳,但没过会儿又向他游近,摇晃自己好看的尾巴。
杰克下意识地冲它笑了一下,说:“记住了,你的名字。如果你因为那所谓的只有七秒的记忆而把自己名字忘记的话,我可不负责。艾玛·伍兹。”

-end-


大概是什么意思应该很容易看懂。
其实关于这个故事有很多想写但都被我藏在了寥寥的文字里,有些细节可能会有些奇怪,但我没有更多篇幅解释了qwq请不要深究,图个乐吧。
算是块糖?
(好吧都是题外话)
以下是只有吃p鱼才看得懂的东西:
说正经的,p总之前说只吃武昌鱼但是武昌鱼不是家养的我就改了一下,剧情需要。
另外银龙鱼真的很好看,游来游去的样子像一只小型的龙,气质十足但是又很可爱w

评论(1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