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可爱之人必遇可爱之人。】
我是苹果,幸会。

D5 | 杰园only
凹凸 | 丹秋only
APH | 王耀中心
其余杂食
自觉不是我喜欢的人就不要日我lof,否则拉黑
脾气不错,但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写东西是爱好使然,更新频率不定
想和小可爱交朋友,欢迎扩列qq:2184317491

【杰园】雾都情人(9)

#cp第五人格杰克×园丁
#背景设定为19世纪末的英国伦敦
#文笔幼稚,私设如山,ooc注意



十月五日傍晚。
在克劳拉收拾着餐桌上的刀叉盘子时,门开了。沃森甩甩沾满雨水的伞,潮湿的空气跟着他涌入屋中。“我出差回来了。”整整十天,一天不多,一天不少。
“先生坐吧,晚饭我给您留着呢。”克劳拉将艾玛用完的餐具放入池中,对沃森说。
“艾玛呢?”他问。
“应该在看报纸……咦,夫人呢?”他记得刚才艾玛还坐在沙发上看今天的晚报,“或许去后花园了吧,夫人总是喜欢那些花草。”
见鬼,现在在下雨。
他也没着急着吃饭,往后花园走去。克劳拉看着沃森的背影,边摇头边叹息,经过沙发时他顺势将桌上的报纸收拾起来,瞥了一眼内容。
九月三十日的报纸。
克劳拉皱起眉头。



沃森浑身被雨淋湿透了也没在花园里找到艾玛。却被与卧室连通的落地窗所吸引。而他找了许久的小妻子正在那里。
“艾玛?”他朝她走近,“你在这做什么……这窗户?”被损坏的窗户迟迟没有修,好在这几天没什么风。艾玛跪坐在地板上,闻言抬头,便看到了自己最想见又最不想见的男人。细细一算,从沃森出差已经十天过去了。
“里德……你回来了。”她说。
沃森冲她笑笑,向她伸出双手:“抱抱吗?”
对于夫妻来说,十天可真有够长的了,可当沃森的脸庞映入那双祖母绿中时,他却看不到半点名为“思念”的东西。是错觉吗?
她微怔,回应他以笑容,慢慢将身躯挪入他浸泡过雨水的胸膛,炽热又冰冷。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沃森的脸显然很久没有打理过了,胡渣把她的脸刺的生疼。
“你……”她想推开他的脸。谁知他一把摁住她的头,越发靠近。
“抱歉,艾玛。”
“抱歉什么?”
“我出差这段时间,那个杀人鬼又作恶了吧,我知道你害怕这些事情……”
“没什么好抱歉的,里德。”她看着他的眼睛,“我不怕,别担心。”
“那这窗户……”
“前几天风大,应该是被飞来的石块敲碎的。”她毫不脸红地编了个有些弱智的理由,但好在沃森并没有深究,“我会让人来修。”
“快吃饭去吧?”
“……好。”
沃森松开她,褐色的眼珠却没有离开她,背后是骤雨,眼前是未知。
他试图从她的眼中看到什么,却一无所获。
他终于离开了房间,艾玛慢慢起身,生怕自己头晕。跪久了的双腿麻得厉害,她倚靠在墙壁上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佩戴戒指的手堪堪垂下,无力地耷拉着。



“艾玛她怎么了?”沃森在餐桌前坐下,壁炉里的火光和橙黄的灯光交融在一起,有些腻。克劳拉不明白他这么问的意思是什么,只是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回答:“夫人最近好像挺忙的,每天很早就睡觉,可能是那些贵族的应酬吧,夫人前几天累得连花园都顾不上了。”
沃森沉默了。
火苗星子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说起来刚刚夫人好像还在看上个月的报纸,克劳拉实在是不明白。”
“我去看看她。”沃森吞下一块培根,起身推开椅子。
艾玛有些奇怪,沃森现在笃定了这个念头。要是换做往常,她最害怕对生命有威胁的事物了,她最渴求安全感。而今天的艾玛面对他的询问,未免太冷静了一些。为什么她看到他回来却没有半点他期望的表情,太奇怪了。
他应该看到的是活蹦乱跳着在他怀里打滚的小女人,而不是现在这样。
她居然已经睡了下,沃森看了一眼挂钟。
七点四十分。
“艾玛?”
“……里德?”
只是还没睡着。
她用床单裹住自己的身躯,蜷缩起来。始终背对着他。沃森蹙眉,大步往床边走去。
“艾玛,你很累吗?”
她闻言睁眼,漂亮的眼睛里全是他。
“里德,我想睡了。”
“是应酬太累了吗?”
“……你饿了一天吧。”明着赶他走呢。沃森见她兴致缺缺,只好作罢。他起身往后退,想要离开房间,却感觉自己脚底下踩到了什么东西。他提脚一看,那是一颗小小的纽扣。
他俯身捡起,又看看自己的衣服。没少啊。
扣子上刻着一个小小的商标,沃森认得这个,是他经常去的那家男士高级裁缝店。可是他记得很清楚他和克劳拉用的都不是二孔的纽扣。
这不是他们家的纽扣。
沃森看着艾玛,想到刚才克劳拉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艾玛的眼神变得愈发古怪。
“……艾玛。”他俯下上身在她耳边呼唤她,“别睡了……”
艾玛不想睁眼。
沃森低低地笑了:“亲爱的,告诉我。那扇窗户到底是谁干的?”说完他便满意地看到他的小艾玛睁开了眼,惊愕的表情正中他的下怀。
“是哪个男人?”
“你……”艾玛吓得直接坐起,他怎么会知道……
“我说对了对吗,我亲爱的艾玛?”
“……”
“说话!”
“你怎么了里德,为什么要说些奇怪的话?”艾玛见他爬上床铺,下意识往后退。
“不肯承认吗?”沃森的眼神里是艾玛从未见过的阴鸷与压抑,“说啊,你和哪个家伙在我不在的时候偷腥啊?!”说完便扬起手。
“啪”的一声,在偌大的房间里显得尤为刺耳和凄凉。恍惚间,她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个巴掌印。
痛。
好痛啊。
艾玛捂住脸颊,难以置信地看着俯视自己的男人,她的丈夫,她曾经的枕边人。良久,眼泪无声落下,滴到了被子上。
真是讽刺啊,她想。
到头来,她还是被那跟胡萝卜深深毒害着,从未摆脱。
从来都没有。
“我没有。”她不再管顾那么多了,半年来的情感都需要一个宣泄口,“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你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哭腔让她逐渐找不到自己的声音,“这半年来,我们睡在一张床上的夜晚有多少你自己不清楚吗?!我为你离开我的父母,我几乎为你尽到了一个妻子应该尽到的所有义务。你忙,没关系,我会把家里打理好,我会准备所有你喜欢的东西就为了你能早点回家……”她泪眼婆娑,仿佛这辈子的眼泪都要在这个夜晚倾泻而出。
“可是你呢……就因为我还不能接受你的欢爱,你就去找妓女?就在我一个人守着空床的时候和别的女人鬼混吗……”
沃森一愣,眼神突然慌乱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我亲眼看见的。”
“你……”他想伸手去抓她,却被她躲开。艾玛胡乱抹掉眼泪,从另一边下了床,冰冷的地砖像碎石一样熬煎着她的皮肤。她没有多的功夫再找鞋子,趁着沃森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跑出了卧室。
“艾玛!”
她一直跑到大门,打开反锁的铁门。“夫人您要去哪里……夫人?!”克劳拉看艾玛从卧室跑出来便马不停蹄地开了大门,就穿着一件睡裙,连鞋子都没穿,跑进了滂沱大雨中。
沃森立刻追了出来:“艾玛!快回来!”
她用尽了平生所有的力气往其他地方跑,但女人的体力终归要弱于男性。艾玛一咬牙,跑进了附近曲折的小巷,尽管那里都是堆积的垃圾和糜烂的臭味,尽管那里都是各种各样的爬虫和下水道的淤泥。
她实在跑不动了,又不敢大喘气,只能扶着墙壁继续往前走。
“艾玛!”
她心里一惊,还没有结束。她赶紧往小巷深处走,却在拐角处被垃圾堆绊倒。
“嘶——”雨水倒在垃圾上,流出来的只有肮脏污浊的浑水,让人连连作呕。跑了那么远的路又磕磕绊绊,艾玛原本光滑洁净的腿上早已伤痕累累。
她用双手撑着地板,想要爬起来,奈何腿部的痛感怎么也无法忍受。挣扎间,艾玛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果然不行啊,她想。她果然逃不走吗。
四肢仿佛失去了仅剩的力气,她知道自己撑不住了。
这该死的婚姻啊。
她感觉到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扣住了她的腰,将她一把抱起。
要回家了,她自嘲地想着。
“艾玛。”
她一怔,混沌的思绪似乎被这道声音扯断。
她抬头。
他不是沃森。
“别怕。”
他是红眼睛,他是黑头发,他是那套熟悉的西装,他是那温柔的嗓音。
“杰克。”她轻轻叫出他的名字。
“是我。”
“是你……”
艾玛亚麻色的秀发早已被打湿,雨水顺着她有些脏的脸上成串地滑下,单薄的睡裙沾满了水迹,腿上是泥巴和伤口。杰克皱眉,心想着她怎么会把我自己搞成了这样,而且又没有穿鞋。
她把头埋进他的胸膛:“冷……”
杰克又抱紧了一些。
“他打你哪了?”
“……”
“哪?”
“……脸。”
“手拿开我看看。”
艾玛顺从地让他看。淡黄色的皮肤上有一个掌印,比刚打时还要明显,消散不去。
杰克伸出手,抹掉她脸上的泥,轻轻地摩挲着。他靠近她耳边,压着声音:“跟我回家。”
雨夜、彼此。
“我不会放过他。”

-tbc-

wodema这一章写的我好累
高潮情节都这么累的嘛_(:3⌒゙)_
你们现在看到的我离猝死就差那么一点(比手指)

评论(48)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