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可爱之人必遇可爱之人。】
我是苹果,幸会。

D5 | 杰园only
凹凸 | 丹秋only
APH | 王耀中心
其余杂食
自觉不是我喜欢的人就不要日我lof,否则拉黑
脾气不错,但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写东西是爱好使然,更新频率不定
想和小可爱交朋友,欢迎扩列qq:2184317491

【杰园】苏格兰蛋

#无脑短篇,爽一下脑洞
#牙疼得厉害只能欺负杰克来缓解(?)



杰克·柯斯米斯基想要寻死。
这不是说着笑的,他一心求死。七月二十八日那天,他开始思索最合适的死法。至于他为什么想死,只有他自己知道。
他的房子很大,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和他生活在一起。他钟爱红木家具,除了花园里的秋千吊椅,那是竹编的。
七月二十七日的晚上,他把儿女叫到他的卧室,严肃地和他们说他明天就要永远离开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
最大的儿子想知道年近五十的父亲寻死的原因。二儿子一声不吭,小女儿试图劝说他,杰克将他们赶出了房间。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自杀。
死亡的方式有很多种。上吊、跳楼、溺水、服毒、烧炭、枪毙,太多了,但这些他都不想尝试。因为痛苦。天哪,谁不想安静平和地死去!可非自然的死亡却总不能让人如愿。
终于,在七月二十八日的早晨,当他拉开窗帘看到院子里的秋千吊椅时,他决定断水绝食。很逊的方法,但比起疼痛和丑相,这好很多。于是他开始躺在床上除了等死什么也不做。
在他在床上躺了四天,逐渐感觉到意识在流失时,他的小女儿进来了。
我记得我说过不准进我房间,他说,气很虚弱。
我知道,她说完坐在了父亲的床边,挡住了杰克看院子的视线。
三个孩子对父亲想要离开的念头并不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挽留他的权利。在他们看来,除了杰克偶尔会对小女儿温柔以待,基本上不管孩子。
我们不想你死,她说。
开什么玩笑。杰克想要做的事情从来不能容忍干涉,就算是他的亲生骨肉。
但他还是心软了,黄昏之时,他握住了女儿的手,凝视她的眼睛。再也没有说话。



这或许是杰克一生中最后的一个梦了,抱着这种心情,他闭上了眼睛。
梦里他坐在一张长桌面前,对面坐着另外一个男人,穿着黑斗篷,手持一把镰刀,看不清脸。
“你是谁?”
“达纳特斯。”
“达纳特斯是谁?”
“天哪,你不看古希腊神话的吗?”
“没兴趣。”
“好吧,我是死神。”他说,“我看你这么辛苦地呼唤了我……四天了?我就抽个空来看看你。”
“你来带我走?”
“不然?每一个看见我的人,都不会再醒来。”
“那真是好极了。”
达纳特斯觉得奇怪。就算是寻死,也没人会这么泰然。他见过太多了,那种死之前看起来无比坚定但每当被他用镰刀架在脖子上时,都吓得求饶的人。与这种人相比,大限的爷爷奶奶们总是更亲切一些。
“带你走是肯定的,但在此之前,我得知道你为什么想死。”他翘起二郎腿。
“这重要吗?”
“当然!”
“……”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我不记得。”
达纳特斯想直接砍死他。他发誓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连为什么要死都不知道就来寻死的人。看来他今天是有的忙了。
“没有理由我无法带你走,你好好想想?”
“我想不起来。”
“……好吧,看来我们得用些特殊手段。”他说着,思索了片刻,“你是怎么见到我的?”
“绝食。”
“明智的选择。尝尝这个。”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盘点心,放在长桌上。杰克看到了一盘荣耀女仆蛋挞,正宗的。“放心,这对恢复你的身体机能没有任何帮助。”
他吃了一口。



“你饿了吗?”耳边是她温柔的关切。杰克看着她。自己又坐在了家里的餐桌前。
“杰克?”
“……我在。”
“你在发什么呆?”她问。
杰克看着她。亚麻色的头发高高盘起,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满是笑意,小雀斑给她的脸平添了几分可爱。他的妻子,他此生的挚爱。
艾玛·柯斯米斯基见他跟呆住了一样,忍不住笑出声来:“看我看得入迷了吗?”
“对。”他说。
意外的直率。
“真的不饿?”
“饿。”
“想吃什么?”
“你做的,都可以。”
“太敷衍了吧。”她嘟嘴,“我一次给你下厨你就这么浪费?”
“那就蛋挞。”他随口说了一句。
其实也不是随口,当年如果不是那个蛋挞导致的乌龙,两人或许就不会相遇。要知道自己辛苦做好的食物被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吃掉的感觉可一点也不好。
而此刻当时的“偷吃鬼”居然阴差阳错成了自己的丈夫,艾玛真不敢相信。但求婚那天忘带戒指、慌张地语无伦次的他又让她无法拒绝。
他疯狂地迷恋着她。
“我害怕。”
“我知道,艾玛。”他亲昵地贴近她的脸颊,“如果你痛得无法忍受,就咬我的胳膊。”
“我会生一个小杰克出来吗?”
“不。”他说,“我只要一个女儿,像你的。”
他亲吻着她的额头,十指相握。



“想起什么了吗?”达纳特斯问他。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杰克从回忆中醒来,质问这个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死神。
“拜托,我怎么会知道那种东西。”他耸耸肩,“我的法术只不过是跟随了你内心最深处的记忆而已。至于为什么,那得问你自己。”
杰克沉默了许久。
“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想死了吗?”
“我不想死了。”他说,“我想去见她。”
“你想起自己寻死的原因了吗?”
“没有。但我现在不想死,放我回去。”
死神先生显然并不满意他的回答:“见到我的人是回不去的,但如果你不告诉我原因,那你连冥界也去不了……这样吧,我们再试试。”他打了个响指,两人从昏暗房间里的长桌来到了客厅。
厨房飘来饭菜的香味,那是他最爱的苏格兰蛋的味道。
他喜欢看着自己的小妻子集中注意力为他下厨的样子。艾玛总是知道这一天该给他做什么,但任何食物都比不上她的苏格兰蛋。
她站在厨房里背对着他,腰上系着茶色的围裙。她取出了昨天刚买的新鲜鸡蛋,煮到五分半熟之后捞到冰水里,做成糖心蛋。接着又拿起一碗切碎的肉馅,快速地撒入芝士碎、盐、黑胡椒还有干香草,比例拿捏得恰到好处。她用拌好的肉馅裹住鸡蛋揉成球,再滚上一层面粉,用油锅将它们小火煎炸。五分钟后,苏格兰蛋就做好了。
杰克爱吃苏格兰蛋,但又嫌弃外边餐馆里的味道。
“你做的比那些山寨货好吃多了。”
“照你这么说,我还得一辈子给你做这个?”艾玛调侃他,权当他是开玩笑。可杰克觉得,如果他真的能一辈子都吃得到她的手艺,那他一定会是全世界最幸福的老人。
可惜他还没老去,这个念头就已无法实现。



杰克痛恨脊髓小脑变性症,因为那夺取了他妻子的生命。在最后的那些日子,艾玛躺在家里的床榻上,想触碰爱人的眼角,却摸到了他的鼻子。
“在这,眼睛在这里……”他温热的手心握着她的手移到他的眼旁,“艾玛,还记不记得我?”
她没有回答。
“不要忘记我。”他牢牢抓着她瘦削的手指,可怜的戒指都大了一圈。而艾玛只是呆呆地透过窗户看着院子里的秋千吊椅。良久,她说话了。
“我记得你…偷吃我…蛋挞的坏人……”
“下次一定要和我说一下……”
“好。”杰克说,“我一定和你说。”
艾玛笑得很累:“乖…想吃什么?”
“……”
“不说我…我就随便做咯?”她坐上了轮椅。



厨房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只是水槽里多了些陈年的水渍,铁锅上多了一些锈迹,盛放油烟酱醋的白盒泛黄了许久。杰克将她的轮椅垫高,扶着她的双手。
“我只做一次…你记好了。”她从冰箱里拿出新鲜的鸡蛋,“这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苏格兰蛋……”
“那是鹌鹑蛋。”他提醒她。
艾玛并没有理会,煮上蛋,开始做肉馅。她的手没什么力气,搅得很慢很慢。“接着要放干香草……”
“那是葱花。”
“…还有盐。”
“那是白糖。”
“最后需要一些芝士碎和黑胡椒……”
“你拿的是可可粉。”
“你说什么……?”
“没什么。”
这个小型的苏格兰蛋的味道绝对很糟糕。
杰克用手帕把她手上的油擦干净后,就听见她说:“记住怎么做了吗?”她的声音越来越轻,最后连呼吸都像消失了一样。
“没有。我记不住,你再做一遍好不好?”
“可是我好累啊……去秋千上找找……”
“傻瓜……我的傻瓜。”他抱着她,不让她看到自己眼里的痛楚,“不要忘记我。”
第二天凌晨三点,艾玛·柯斯米斯基去世了。
当天晚上他的二儿子把院子里的红木秋千吊椅卖掉了,换成了竹编的,那个便宜。
达纳特斯看着这一切,又看了看那天的日历:七月二十六日。“我知道原因了。”他说。



八月一日早上,杰克·柯斯米斯基去世了。死前他将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小女儿。
隔天的葬礼上,女儿匆匆拿着在院子的吊椅附近找到的一张纸,懊悔不已。
墓园里,所有爱他的人都站在他的墓前。
女儿姗姗来迟,祖母绿色的眼睛忍不住流下泪水。她将纸放在父亲的墓碑前,转过身去,不再看他们。
那上面是母亲的字迹。

-end-

艾玛写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别问我()
感觉自己离意识流越来越近(害怕)
ps:部分灵感来源于电影《梅子鸡之味》和《一公升眼泪》
脊髓小脑变性症的临床症状:运动失调、反应迟钝、动作准确性变差,后期无法站立,肢体乏力,最后失去意识。

评论(14)

热度(221)